工会新闻
首页 > 工会新闻 > 关爱农民工

异军突起的农民工诗人

作者    文章来源桂工网    更新时间2018-03-01 09:29:46.0    我要评论( 0 )

 
 
 
 

  农民工也能成为诗人吗?答案是能。如今,随着网络的发展和农民工群体文化水平的提高,越来越多的农民工诗人走入大众的视线。诗歌,这种在我国拥有悠久历史的、以高度凝练的语言抒情言志的文学体裁再度引起关注。

  异军突起的农民工诗人正用他们的文字和力量,逐渐改变社会对农民工群体的固有认知。这些农民工诗人用他们的笔,书写着他们在异乡工厂的人生际遇,记叙他们生活中的点滴,用诗歌寄托他们对人生的憧憬和想象,用文字传达他们内心的情感,并逐渐成为文?#25104;?#19981;可忽视的一股新生力量。

  1、聚光灯下的农民工诗人

  2017年1月,吴飞跃导演的纪录片ゞ我的诗篇〃在中国大陆上映。这部纪录片由众筹推动进入院线公映,讲述了彝族充绒工吉克阿优、叉车工乌鸟鸟、制衣女工邬霞、爆破工陈年喜等6名农民工诗人的故事。这部纪录片斩获了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佳纪录片的好成绩,在第52届金马奖上,它入围了最佳纪录片和最佳剪辑。

  纪录片ゞ我的诗篇〃让农民工诗人走进人们的视线。人们翻阅?#25945;?#25253;道,这才发现原来农民工诗人已在文学领域取得了不可小觑的成绩。

  湖北人郭金牛长期在广东深圳、东莞打工。2012年,他不经意贴到论?#25104;?#30340;一组诗歌引起了网友的围观,创作热情因此激发。他的诗歌?#26144;?#31199;屋走向了第四十四届?#22266;?#20025;国际诗歌节、国际华文诗歌节、首届中国金迪诗歌奖,瑞士、德国多家知名报刊刊发他的诗作。此后,郭金牛还出版了诗集ゞ纸上还乡〃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正是我国现代诗的?#24179;?#24180;代,当时只上了一年高中就辍学回家干起木匠的杨成军逐渐爱上了诗歌,并开始尝试写诗。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轨迹会因为写诗而发生改变。在那之后,杨成军外出务工,辗转多地,始终没有放弃写诗。杨成军为参加一个文学创作?#28909;?#32780;投寄的诗作ゞ天空下〃被一本当代爱情诗选ゞ爱情自白〃?#31456;?这大大激发了他创作诗歌的?#21028;帖?012年,杨成军参加电视节目ゞ中国达人秀〃,凭借原创诗歌ゞ哥们儿,别想家〃成功晋级,他朗诵诗歌的视?#24403;?#32593;友点播10万多次。杨成军成为了?#33694;?#26126;星的代表,不仅和出版社签署了出版诗集的合同,还成为了长春市作家协会的会员。

  纪录片ゞ我的诗篇〃主人公之一的乌鸟鸟,他创作的ゞ狂想〃系列诗歌获得了第二届国际华文诗歌奖三等奖。爆破工陈年喜的诗歌多次发表在文学刊物上,也获得过一些奖项,其中一首描?#27492;?#29190;破生活的ゞ炸裂志〃在网络上广为流传,甚至让他获得了“炸裂诗人”的称号。

  随着网络的发展和农民工群体文化水平的提高,越来越多的农民工诗人走入大众的视线。诗歌,这种在我国拥有悠久历史的、以高度凝练的语言抒情言志的文学体裁再度引起关注。

  2、农民工诗人的成长与崛起

  农民工诗人的异军突起,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农民工潮的背景之下。当时,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与经济的发展,神州大地工业化、城市化的大潮不断兴起,我国亿万农村的剩余?#25237;?#21147;进入城市务工,他们背井离乡涌向广州、深圳等产业经济迅速发展的沿海城市,形成了农民工群体。在他们当中,极少数有一定文化素养和文学兴趣的农民工,开?#38469;蚩此?#20204;在异乡工厂的人生际遇。

  农民工诗人的出现与成长,和他们所处的时代背景、自身文化素养、文学兴趣密不可分。

  杨成军成长于中国现代诗的?#24179;?#26102;代,那是一个不读诗无以言的时代。从高中辍学的杨成军深受诗歌文化的熏陶和感染,一边在村里做木匠,一边用业余时间创作诗歌。

  陈年喜的?#38686;?#22312;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桃坪镇金湾村,距离最近的县城有50多公里,至今仍是较贫困穷苦的地区之一。但那也是一个有文化的地方。在陈年喜的记忆里,父亲那辈人都能唱秦腔、孝歌一类的民间小调,民间诗歌文化的烙印深深地打在了陈年喜的?#20146;?#37324;。1987年,陈年喜高中毕业后外出打工,与此同时也走上了写诗的道路。

  2003年前后,我国著名诗人、诗歌评论家秦晓宇第一次关注农民工诗人群体,但当时的?#21028;?#20892;民工诗人和诗作的数量太少。10年后,秦晓宇发现农民工诗歌已经逐渐成熟,农民工诗人群体也真正成为了一种文学现象。

  秦晓宇介绍,在2013年以前,他只知道10多个农民工诗人的名字,读过他们的一点作品,仅此而已。后来,秦晓宇担任一家网站诗歌奖评委,网上投稿没有门槛,一时间稿件井喷,其中相当一部分都出自籍籍无名的打工者之手。正是这次担任评委的经历,?#20204;?#26195;宇开始注意到农民工诗人的崛起。

  在农民工诗歌的飞速发展和农民工诗人的异军突起中,网络的作用至关重要。在网络普及以前,农民工诗人的创作大多停留在独自欣?#31361;?#23478;人欣赏的阶段。妻子董海霞是杨成军诗作的第一个读者,也是他很多诗歌的唯一读者。很多时候,灵感爆发的杨成军躲在宿舍的被窝里,用?#21482;?#20889;好诗歌后发给董海霞,董海霞都会第一时间回复短信鼓励他继续创作。

  当网络发展之后,越来越多的农民工诗人将自己的诗作贴在网络上。网络给农民工诗人创作提供了自我教育、互相?#20889;?#35799;艺、展现自我才华的?#25945;?也正是因此,农民工诗歌创作得到飞速发展。

  陈年喜、郭金牛等人的诗作,也正是通过网络走入大众的视野。在网络的?#25945;?#19978;,陈年?#37096;际?#24713;诗人郑小琼,通过阅读他人的诗作、互相交流?#20889;?使得陈年喜的诗歌创作水平进一步提高。郑小琼出身四川贫苦农家,先后在模具厂、玩具厂、磁带厂、五金厂务工,她的诗歌真正写出了生产线上女工的命运,是这个时代流水线工人的真实写照。

  3、农民工与诗人的双面人生

  在不少人的印象里,农民工与诗歌的距离几乎相隔万里。很多人都非常好奇,他们为?#35009;?#35201;坚持这样一件事情?

  陈年喜说,生命并不是逻辑的,尽管它有逻辑的成分在。“再低微的骨头里也?#34218;?#27827;,我写,是因为我有话要说。”

  在诗人的身份之外,他们也是农民工,需要承担养家糊口的工作。当灵感来袭时,他们会想尽办法利用身边的事物将只言片语记录下来,等工作结束后再做整理。彝族诗人吉克阿优在广州服装厂做充鸭绒工,他通常在工作中见缝插针地写作,如果碰上领导检查,他就将诗稿塞进?#27982;?#22534;里,或者贴在缝?#19968;?#19978;或烫台上。陈年喜则是将灵感记在小纸片或香烟盒上。

  农民工诗人所写下的诗歌,几乎都带着深刻的时代烙印和悲情色彩,诗作的灵感多半来源于他们日常的工作生活。

  “早晨 头像炸裂一样疼/这是大机器的馈赠/不是钢铁的错/是神经老了 衰弱不看/我不大敢看自己的生活/它坚硬 铉黑/有风镐的锐角/石?#25918;?#19968;碰 ?#31361;?#27969;血/我在五千米深处打发中年/我把岩层一次次炸裂/借此 把一生重新组合/我微小的亲人 远在商山脚下/他们有病 身体落满?#39029;?我的中年裁下多少/他们晚年的巷道就能?#26144;?#22810;少……”这首ゞ炸裂志〃是炸裂工陈年喜的代表作,没有人知道这篇诗作诞生于一个清晨,前一天夜晚,陈年喜刚刚?#25317;?#24351;弟的电话,他的母亲查出?#36710;?#30284;,晚期。陈年喜说,他恨不得立刻飞奔回去,但家里最需要的不是他,而是钱。

  2014年,陈年喜在一次爆破中发现自己的耳朵听不到声音,“那天是一个?#32440;?#32447;,我再也不能?#37038;?#29190;破工作。”爆破工作对身体素质要求很高,耳朵聋了,意味着陈年喜听不到工具敲打岩石发出的声响,无法判断要打几个眼、放多少炸药。陈年喜说,不能?#37038;?#29190;破工作后,感觉自己?#35009;?#37117;不会了,他一生的?#38469;?#37117;在爆?#35780;|?#20182;后来在ゞ耳聋记〃里写道:“路过的那个人/那天?#23637;?#22235;十四岁/更不知 那人此一去再也没有回来/那一天是他一辈子的最后时光/那一天之后/他活得何其漫长。”

  郭金牛曾在富士康打过工,当年富士康十三连跳事件震惊全国,其中一名轻生的工友,恰好与郭金牛认识。于是,郭金牛为他写下了悼亡诗ゞ纸上还乡〃,结尾这样写道:“纸上还乡的好兄弟,除了米,你的未婚妻/很少有人提及/你在这栋楼的701/占过一个?#21442;?吃过东莞米粉。”

  高中没毕业就出来打工的唐以洪,在外漂泊多年。一次他回家探望老人与儿子,儿子怯生生地躲在奶奶身后,这让他无比感慨。他的诗作ゞ好像我就是他父亲〃里描述,“怯生生地打量我,好像我不是他的父亲”,跟儿子一起玩耍的邻家小孩却一直围着他打转,“好像我就是他的父亲,直到天黑都不肯回去。”

  秦晓宇评论说,这样的诗,迥异于流行的文学风尚,极具经验厚度和情?#26143;?#24230;,让他惊异与感动的同时也意识到,在当今诗坛之外,可能存在着一片诗歌的蓝海。

  4、农民工诗人之惑

  秦晓宇认为,在这些农民工诗人的笔下,很少有某种“铁肩担道义”“我以?#24050;?#33616;轩辕”的崇高感或?#36710;?#24863;,在他们的自我认知里就是一个卑微的、普通的打工者或弱势群体中的一员。

  陈年喜多年前在山东招远打工时,认识了自己的?#31508;ャ?#23665;东人牛二,一个当时只有36岁,看起来却像是50多岁的人,苦苦支撑着自己的?#24413;ァ?#24403;时的矿井工人是孤独的,这些经历和工友让陈年喜有了更深的?#20889;ァ?ldquo;我接触?#22235;?#20040;多的工人,看起来都是肉身卑微的人,但面对社会和命运都有自己的思想。他们只是发不出声,但他们的内心流动着,激荡着人生的理想。”

  吉克阿优在机器的咆哮声中寻找诗意,对他?#27492;??#24433;?#26159;一首诗,生产指标是一首诗,流水线也是一首诗。

  在某种程度?#27492;?农民工诗歌本质上就是创伤写作。除了表?#21046;?#23506;劳苦的城市底层生活,其最经常出现的两大主题就是在工厂里的?#25237;?以及和故乡有关的隐痛、哀愁。

  ?#28304;?#20260;来写作,使得越来越多的农民工诗人开始?#27492;?#20892;民工群体的未来和命运处境。郑小琼认为,“农民工并不是工人。”她说,农民工本质上还是?#37038;?#24037;业生产的农民,同样是写工业流水线,舒婷的ゞ流水线〃和农民工笔下的流水线,从情感与温度上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在她看来,农民工与工人虽然操作同样的机器,但是在以工人身份写的诗歌当中,矿井是自己的,有着?#38498;?#24863;,但以农民工身份写的诗歌中,现实中的一切都是别人的,他们是漂泊的,无法在这座城市扎根。“这些真实的感受会投影在他们的诗歌当中。”

  秦晓宇持不同意见,“农民工与传统工人有巨大差别,但农民工也是工人。他们的情感是明明生活在这座城市,?#20174;?#19981;能属于城市的悲情感,正是这种切身感受,催生了‘在底层’和‘为底层’的写作立场。”

  在诗歌史上,身份有时是重要的诗歌契机,诗人的特殊身份往往会为诗歌带来新的经验、题材、风格,甚至催生新的诗歌类型,如边塞诗、田园诗等。“跟纯文学作?#19968;?#20851;注底层的知识分子作?#20063;?#21516;,农民工诗人书写的是他们生存于斯因而时刻体验的世界。”秦晓宇说。

  结语农民工诗人从来不是在高雅的文学实验室里进行创作,他们的诗歌萌生于被现?#24403;?#20986;的灵感,这些诗歌具?#22995;?#25788;人心的力量,是具有生命力的。这些诗歌不仅让人正视农民工群体的文学创造力,让人深刻体会农民工群体的处境,更是当今中国文?#25104;?#19981;可小觑的新兴力量。

[编辑梁恩瑞 ]
分享到 更多
相关文章
暂无符合条件的文章
文章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
发表评论
姓名 验证码
桂工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?#24066;?#19981;得复制或?#36842;?
Copyright 2013-2018 by www.zzqzf.club all rights reserved
新闻热线: 0771-5851935 广告热线: 0771-5832306
互联网新?#21028;?#24687;服务备案许可证 许可证编?#29275;?510020130001 桂ICP备12000277号
桂公网安备 45010502000061号
广西工会微信 桂工网微博二维码 桂工网职工在线 桂工网职工在线
采臼牽科酔眉蝕襲